【聚焦】“朱日和之狼”:中国蓝军第一旅

导读

朱日和基地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朱日和镇,毗邻乌兰察布。过去这里曾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在新闻媒体上连“朱日和”三个字都不能提,凡是提到这里,都往往只能说“华北某地”。

朱日和是蒙古语的音译,意思是“心脏”、“勇气”或者是“发自内心的”。整个基地总占地面积1066平方千米,相当于和香港面积差不多,拥有沙漠、草原、山地等多种地形。

被誉为“中国蓝军第一旅”的就是北京军区驻朱日和基地的蓝军部队,这个蓝军旅是2011年新组建,2012年进驻朱日和,2013年正式脱离原来所在的集团军建制,成为北京军区司令部的直属专业蓝军部队。

他们的坦克、装甲车、汽车等装备上也不是解放军的八一军徽,而是张开大嘴的狼头标记,这就是解放军中以狼为图腾的特殊部队,被外媒称作“朱日和之狼”的蓝军旅。

 

什么是蓝军?以色列建立了第一支蓝军

这支特殊的解放军部队被称为“中国蓝军”,什么是蓝军呢?简单来说,蓝军就是专门在实战演习中担负假想敌的部队。长期以来,解放军一直没有专业的假想敌部队,如果遇到演习,通常是用一些二三流的部队来扮演蓝军。演习中则根据演习预案的规定,要蓝军死就死,要蓝军逃就逃,整个就是为红军当陪衬的。

很显然这样的演习,更像是演戏,对于部队战斗力的提高,毫无意义。

建立起世界上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假想敌部队是以色列,1966年伊拉克空军飞行员穆尼尔驾驶米格-21叛逃到以色列,以色列空军随即在全军范围抽调精英飞行员,组建“外国空军模拟大队”。模拟大队向穆尼尔学习伊拉克空军的苏式作战模式,然后模拟大队便以苏式作战模式与以色列空军其他单位展开逼真的空战对抗演练,就这样以色列空军开始尝试一种全新的训练模式,经过这种训练形式,使得以色列空军很快熟悉了阿拉伯国家的空军战术,再经过高强度的针对性训练,在之后的实战中以色列空军取得了极其辉煌的战果,假想敌训练模式也因此开始受到各国的高度重视。

作为世界头号军事强国的美国在这方面自然不会落后,1969年3月,美国海军航空兵的战斗机武器学校在加利福尼亚的米拉玛航空站正式成立,这是由于在越南战争中,美国海军航空兵在空战中的战绩很不理想,所以特别成立这样一个学校,采用假想敌对抗训练模式来提高海军飞行员的空战水平,之后果然取得了相当显著的效果。上世纪80年代美国著名的经典空战大片《壮志凌云》便是以该学校的故事为背景拍摄的。

到越战后期,美国空军发现海军飞行员的战绩居然超过了空军飞行员,一了解,才知道这全是拜战斗机武器学校的假想敌训练所赐,所以大受刺激的美国空军于1976年开始组织了著名的“红旗军演”,之后“红旗军演”的内容和规模不断扩充。时至今日,“红旗军演”在全世界的假想敌训练领域,无论是规模还是影响力都是巨大的。不过和解放军正相反,美军的假想敌部队不叫蓝军,而叫红军!在“红旗军演”中担任红军角色的第57联队第414战斗训练中队,在冷战最紧张的年代里,414中队装备着美国从世界各地想尽办法搜集来的苏联飞机,这些苏式飞机凃着苏军的标准迷彩和红星标记,甚至在414中队飞行员宿舍和食堂,都照着苏联军队的样子,挂着列宁像和标语!正是经过“红旗军演”的磨砺,才使得美国空军始终保持着极高的训练水准和作战技巧。

美国陆军的假想敌训练也不甘人后,1980年美国陆军在其规模最大设备最完备的实战训练基地欧文堡建立国家训练中心(Fort Irwin & the National Training Center,简称NTC)。第二年就在欧文堡基地组建了专职的假想敌部队第32摩托化步兵团,这支部队由当时美国陆军中训练成绩最好的第31机械化步兵团和第73装甲团中各抽出1个营组成。第32摩步团穿着苏军军装,配备苏式武器,战术思想甚至日常行为习惯也都模仿苏军,连条令和餐点也都是一水苏式,在32团成立后的数年间,在与来到欧文堡训练的美国陆军其他部队的对抗中胜率达到90%。

之后由第11装甲骑兵团来继任“红军”,这个名义上叫“骑兵团”的部队实际上是旅级装甲单位,在美国陆军中也绝非等闲之辈:参加过越战;在冷战最高潮时期,驻防西德就是用来和苏联红军的装甲洪流正面对抗的;也去过阿富汗和塔利班交过手。如今,作为美军的专业“红军”部队,专门仿照解放军第39集团军进行了编制调整,被称为“红军旅”。尤其是其麾下的国民警卫队第221装甲骑兵团第1营,连臂章都带着浓郁的解放军风格——黄边红五角星。

2011年解放军专业蓝军成立 外号"狼"

1987年10月,在三界战术训练中心组织了解放军历史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实兵对抗,史称“871”红蓝对抗演习。演习中扮演蓝军的是南京军区的1个装甲步兵团,而红军则是有着“中野虎师”之称的12军36师(现已改编为特种作战旅)。演习中蓝军不再是遇红就输,而是在一定程度上与红军进行自主对抗,结果红军在实兵对抗中吃了不少亏,但当时的步子并不大,最终还是红胜蓝败。这次演习已经不再是过去那样按照脚本来进行了,特别是在演习中引入了激光交战系统和计算机辅助系统,尽管当时只有区区300套激光交战显示仪,计算机辅助系统也不是很高级,但毕竟是迈出了重要的第一步。

经过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实战对抗演习,从1988年起,组建更加专业的蓝军部队和改进基地调控系统就成为解放军训练改革的重点。1991年,一支团级规模的专职蓝军部队正式长期进驻三界基地,成为磨砺南京军区各部队的磨刀石。正是以南京军区三界基地为蓝本,90年代后期开始解放军各大军区的战术合同训练基地,如北京军区朱日和基地、沈阳军区洮南基地、济南军区确山基地等相继建成并投入使用。同时,沈阳军区于1996年、北京军区于1999年、广州军区于2001年都分别组建了蓝军旅。这些蓝军旅都不再是临时性过渡性的部队,而是相对固定地指定一支部队担任,蓝军旅在编制、条令、战术上都沿用外军标准。编制中除了普通的步兵、装甲兵和炮兵外,还加强有陆军航空兵、电子对抗分队、特种作战分队,具有很强的综合战斗力。蓝军旅长期驻防训练基地,按照基地化训练模式与到基地驻训的军区师旅级部队进行实战对抗,由基地导演组人员根据激光模拟和电子计算机,随调随判。

神秘的朱日和 全军唯一陆军联合作战实验场

195旅常驻的训练基地是北京军区的朱日和基地,虽然朱日和基地不是解放军第一个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但发展却是最迅速,不仅很快就和南京军区的三界基地、济南军区的确山基地并称为解放军三大合成战术训练中心,而且因其占地面积最大,技术化程度最高而逐渐成为整个解放军最有影响力的合成战术训练中心。

中国国防部网站的一篇文章将朱日和基地描绘为“全亚洲最大、解放军最先进的训练基地,也被称为‘中国欧文堡’”。其前身是1957年在此地开始建设的坦克师战术演习场,1985年在中央军委考虑建设第一个合成战术训练中心时,由于担心朱日和基地风沙较大,不太适合,这才选择了三界。到了1994年,朱日和基地的地理优势逐渐为中央军委所认识,遂被列为“九五”建设规划重点项目。1997年,中央军委更是决定将朱日和基地扩建成全军规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由此拉开了朱日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大规模建设的序幕。

2000年,朱日和基地以信息技术为支撑,以计算机网络为平台,发展成导调监控、战场仿真、辅助评估、综合保障、基地管理“五大系统”为一体的训练基地模式,其相关设施设备的先进性堪称全军一流。

2003年8月25日,朱日和基地首次对外军开放,这里的神秘面纱才第一次向世界揭开。

2005年9月27日,代号“北剑—2005”的军事演习在朱日和基地举行。这是建国以来解放军邀请观摩国家最多、对外展示规模最大、开放透明程度最高的一次军事演习,来自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等24国40多名军事观察员应邀观摩了演习。

2007年,中央军委把朱日和基地确定为解放军唯一的复杂电磁环境建设试点单位。

2011年,中央军委又决定将朱日和基地建成全军唯一陆军联合作战实验场,至此确定了朱日和基地在整个解放军训练基地中的头牌地位。

如今,根据香港《文汇报》的报道,朱日和基地已经拥有全套计算机化C4ISR仿真装备和可以同时提供5个师部队进驻的营房、后勤设施,是全亚洲规模最大、解放军中技术含量最先进的训练基地,可以与位于美国欧文堡的美军国家训练中心相媲美,因此也被称为“东方欧文堡”。

根据中国军网等媒体的报道,朱日和基地是解放军唯一可以举行集团军规模诸军兵种合成,在复杂电磁环境下训练的现代化大型演兵场,主要担负的任务是组织团、旅、师甚至集团军级部队完成合同战术演练,协同装甲兵和其他兵种进行技术、战术训练,可以进行军师规模的实兵演习,并为陆军装备的各种武器进行实弹、实爆作业和航空兵实施对地面部队攻击演练提供保障。近年来朱日和基地已先后导调、保障了78场大型实兵和网上对抗演习以及全军重大演练活动,已有上千名军师旅团指挥员先后率98个师(旅)数十万名官兵来到国朱日和参与演练。

解放军六大主力轮战蓝军 结果一胜五负

“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习以及2014年至2017年的全军跨区基地化训练规划要求在四年内将陆军所有旅级单位都将至少进行一次跨区基地化训练,并进行高度实战化的对抗演习。这是一轮对陆军作战能力的“大摸底”,通过“大摸底”来全面衡量、评估中国陆军的整体实力,并且为军队编制体制调整改革提供借鉴和验证。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作为蓝军旅的195旅和朱日和基地大出风头,相关媒体的报道,用连篇累牍来形容也毫不过分。这是因为195旅在“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习中可以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风头实在太抢眼。

“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习作为中共十八大以来解放军最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持续时间近三个月、投入兵力达数万人。系列演习由副总参谋长王宁中将担任演习指导组组长,他从系列演习开始就在朱日和基地现场全程督导,这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一位解放军的副总参谋长就一项训练活动持续亲临一个训练基地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特别是这次系列演习彻底破除了“红军必胜、蓝军必败”的定势,探索形成了“自主对抗、随机导调、精确评估”的组训模式,特别是自主对抗需要的“四个自主”:自主侦察、自主决策、自主协同、自主保障,更是成为解放军战术训练的一次历史性突破。更加特别的是演习规定,除集团军指导组有一名领导外,军区和集团军其他领导一律不得随队进入朱日和,以免给参演部队主官增加心理负担。

演习中曾有位军长悄悄跟着部队到了朱日和,结果被王宁中将发现,不仅被严肃批评,还被要求当天离开基地,返回驻地后写出书面检讨。而唯一一名随队的集团军领导一到朱日和也被“关”在基地的院子里,不准进现场,不准参加对抗,直到实兵对抗结束再“放出来”。演习还规定,实战对抗的检验评估结果不通报、成绩不评比、不计入年度考核,让各参演部队真正能放手与蓝军打一仗。每支参演部队离开朱日和时,都会带走一份讲评材料、一个千分制评估报告和一套全程录像回放。其中前两份材料交集团军和军区,但录像回放只给参演部队。

5月8日至24日,代号“北剑—1405”的实战演习作为“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习的开锣大戏在朱日和举行,同样来自北京军区的27集团军第7装甲旅与195旅展开了完全接近实战状态的实兵对抗,无计划,无脚本,无预演,全新的对抗模式。这次演习,实际上是作为后续系列演习的前期试点。最终,蓝军获胜。这个结果一出,立即引起强烈反应。王宁副总长肯定说,蓝军赢就赢,不要用过去的思路看现实问题。演习指导组副组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刘志刚中将则当场宣布,演习结果不影响红军旅长的提升。王宁中将随后也给北京军区以及相关单位的首长逐一打电话,希望这个结果不要影响红军旅长的前程。这一下,后续参演部队都明白了,这回可不是走过场的形式主义了,是完全动真格的了,必须要打点起十二分精神。

从5月31日到7月28日,“跨越—2014·朱日和”系列演习分为六个子演习,依次展开。来自其他六大军区的六支劲旅:南京军区的12集团军第2装甲旅、广州军区41集团军第122机步旅、济南军区20集团军第58机步旅、沈阳军区16集团军68机步旅、成都军区14集团军第18装甲旅和兰州军区47集团军第55摩步旅逐一登场与195旅过招。熟悉解放军情况的军迷都清楚,这6个旅除了第55摩步旅稍微逊色一点,其余五支部队无论是历史上的赫赫战绩,还是现在的装备训练水准,都是解放军各集团军的佼佼者,而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5:1,蓝军差点就剃了红军的大光头!赢得红军唯一一场胜利的是16军68机步旅,但这场胜利也完全是一场惨胜,68旅折损人员装备超过七成,旅长、政委、旅参谋长相继“阵亡”,最后是旅政治部副主任接替指挥,率领残存的部队攻上蓝军核心阵地。

68旅的胜利还是带有一点戏剧性,虽说68旅属于重装部队,主力装备是先进的99式坦克,但是在蓝军强有力的电子干扰下,68旅通讯手段几乎瞬间回到红军时期,命令下达与信息反馈全靠通讯员口头传递。面对蓝军几乎不间断的空中打击,68旅只能采取分散进军,来降低蓝军空袭效果,同时99式几乎是玩命全速突击,与蓝军拼近战,让蓝军由59-II式坦克模拟的M1A2SEP和空中打击无法发挥火力优势。这样一来,68旅的损失就相当惊人了,但68旅凭借顽强的作风,2个减员超过85%的坦克营和机步营主动整合成1个混编连继续战斗,一线部队全员突击,包括炊事员、通讯员在内全部上刺刀冲锋,甚至还有战士抱着炸药包钻坦克,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拼命架势!68旅特战连搭乘9架米-171,在直-10武装直升机掩护下强行低空突破蓝军防线,结果9架米-171被击落8架,仅有1架成功降落,整个特战连只剩下7个人,但就这7个人从围上来堵截的蓝军中杀开血路,突出去3个人,就在突围中这3个人顺手向1辆蓝军的车辆扔出了手榴弹,不料却歪打正着炸掉了蓝军前指的指挥车。随后68旅正是乘着蓝军前指指挥车被炸指挥中断的时机,组织起最后一波攻击,成功占领了蓝军核心阵地。这情节真是堪比好莱坞大片啊。可见红军的胜利是多么来之不易。

195旅由此可以说是一鸣惊人,一战成名。

“蓝军”从何而来?

查阅公开资料发现,中国“蓝军”的发展史,可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

据媒体报道,上世纪70年代初时,两位解放军将领在访美期间亲眼目睹了美军假想敌部队假扮苏军作战的情景,回国后便萌发了引进这一制度的设想。经过周恩来总理的批准,一个代号“741”的绝密项目在总参谋部的指导下,进入实际筹备阶段,但后来取消。

进入上世纪80年代,随着解放军现代化改革的启动,成立有中国特色的“假想敌部队”的议题重新被提上日程。大约在1985年,南京军区率先建造了首个以美军欧文堡基地为蓝本的“合成战术训练中心”,第一支遵循“少数精锐”原则的“蓝军”,也相应地在某集团军的编制内成型。与此同时,解放军还设立了一系列专门分析各国军队技战术特点的研究机构,直接为前者提供支持。

随后,解放军还在原北京军区等其他军区设立蓝军部队。

据《解放军报》报道,2011年11月26日,原北京军区某装甲师整编组建成机械化步兵旅,2012年,全军唯一的专业化蓝军研训中心在该旅建设启动。

为了更好地与朱日和训练基地融合,2013年,该旅研究制订了《模拟蓝军能力建设规划》,确定了打造“红蓝兼备、形神兼备、攻防兼备”和“知敌、像敌、胜敌、超敌”的模拟蓝军部队目标。当年底,北京军区宣布该旅由集团军转隶军区司令部,划归朱日和训练基地管理。

2014年元旦刚过,该旅被正式定位为蓝军旅,按照蓝军编制体制重新改编。至此,解放军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专业化蓝军部队初步形成。

“蓝军”长什么样?

配专门迷彩服,臂章画一只狼头。

那么,被赞为“专业化”的“蓝军”,平时是如何训练的呢?

与所有外国同行一样,“蓝军”部队运用同敌方尽可能一致的战术准则、组织结构和武器装备,力求给对手制造出最逼真的实战氛围。“蓝军”士兵总是身着外军制服,一些人甚至以刀叉代替筷子用餐,以此表示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和“敌人”看齐。

注意到,蓝军配备了专门的迷彩服,与我军普通林地迷彩区别明显。2015年的“跨越”演习中,蓝军的服装接近海蓝迷彩服。此前,颜色偏淡绿,被军迷亲切地称作“白菜迷彩”。蓝军官兵的臂章上画有一只狼头,上面写着“蓝军旅”。为何部队的标识上有狼头?官兵透露,狼狡黠而又非常讲究团队协作,它体现了一种战术思想,靠整体的力量,不是单打独斗。

蓝军要学习外军的战斗方式吗?据了解,武器装备、基础性训练等还是解放军的方式,但各级指挥员、指挥机关要掌握外军的战术思想,班长、骨干要具备一定的外军知识,有些战士也要练习部分外军的单兵动作。蓝军要有“对手的样子、强敌的影子、我军的骨子”。
“红蓝”对抗,谁更强?

共31胜2负,去年朱日和演习“蓝军”十战连捷。

2014年元旦,陆军专业化蓝军部队建成后即刻上阵。当年,“蓝军”旅一战成名,在“跨越-2014”演习中6胜1败,与当时七大军区选调的7支陆军合成旅展开“车轮战”,最终只有第16集团军某机步旅在和这支“蓝军”的对抗中取得胜绩。

2015年的“跨越”演习,这支蓝军更是取得了十战连捷的战绩。
​注意到,截至2015年9月,这支部队先后与原先的七大军区合成师(旅)、海军陆战旅等进行实兵对抗演习33场,取得31胜2负战绩。在媒体报道中,这支“蓝军”部队由此得到一个昵称——“磨刀石”。

从历次“跨越”演习的战术运用看,这支装备并不强大的“蓝军”,之所以战绩不凡,相当重要的一点就是用足了电磁和信息化的战场条件,拥有空中和地面的绝对火力优势,而且战法凶悍。

来源:政事儿、网络

本文转载自私募工场(微信号:Funds-Works),版权属于该文版权拥有者。

国鼎资本

专注国防军工的投资机构

初创期投资-成长期投资-并购整合

科技资本 驱动成长 协同创新 成果转化

 

 

 

 请关注我们,精彩还在继续!

 

转载是一种动力,分享是一种美德